首页 > 主编之窗 > 正文

致新老作者朋友

刘郎说,我的"庄园"闹哄哄,我正得意偷着乐呢……

  其实,这座"庄园"是新老作者一起用智慧和心血建筑的,只不过我圈了一块地,起了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。

  "华西特稿"当初搞"编采交流"就是想构筑一个编者与作者交流的平台。因为特稿部编者人手少,目前,仅有一个主编、两个编辑,要想与庞大的作者队伍交流,只能选择这个平台。同时,在这个平台交流编者与作者是平等的,是朋友式的,可以听到真话,可以改进我们的工作,提高我们的特稿质量。

  在"编采交流"上,众多作者、读者发表了很多很好的意见,使我受益非浅。我想针对大家的话题,谈点个人的意见,仅供大家参考,或批评指正。

  一、 关于恢复评选一等奖、二等奖的作法,是听取了大家的建议后恢复的。

  恢复后,我们的财政预算可能"透支",但我觉得,市场经济,有高的投入,才有高的产出。"透支"这部分,期待下半年挣回来;下半年挣不回来,明年挣回来。

  二、 关于搞影视作品。这个话题我在1998年就对报社领导提出,但报社的

  国有体制限制了此事的发展,只能束之高阁。目前搞也不成熟,牵扯到影视机构的成立、人员、经费等诸多问题。将特稿的文字作品转化为影视作品是一个商机,但此商机能给报社领导带来什么?更何况涉及一系列报批手续,不是想搞就能搞的。

  三、 关于办杂志的问题。此问题我也在1999年以前酝酿过。依靠报社办,

  又涉及与搞影视作品一系列问题。目前,华西都市报在报业集团里还不是一个独立的法人,要独立操作一些事还是很难。如果此事上报集团,就打算要办,集团也会成立新机构,组织新人马。一份新杂志出刊,势必又会与华西脱勾,不能给华西带来利益。

  四、 关于维权的问题。华西特稿创办之初,其它媒体侵害华西与作者的权益相当严重,有的媒体一个月要"偷"华西十多篇特稿。特稿部经过两次大的维权行动,保护了作者和报社的利益。目前,涉及单篇的侵权,我们还是建议,作者先维权,我们鼎力支持。

  作者的维权怎样操作才能赢?一是事先最好与华西签订授权声明,因为华西与特稿网络单位都将每天发的稿件打上了"版权所有,转载必究"的提示,对方一侵权,就可以追究;二是由本人在本地购买或订阅侵权方的报刊,要留订侵权方报刊的发票,收集对方侵权的样报刊,以作证据;三是由本报出具与作者签订的授权声明或证明材料,(包括发稿篇名,作者姓名,稿酬以及华西及网络单位被侵权的特稿版面等)由作者交与法院,作为证明材料;四是提出索赔要求,可参照华西开列的稿酬标准提出赔偿要求(金额多少可以请教律师或打过官司的作者;名誉赔偿可要求对方公开登报歉等)

  前不久,张大奎的一篇特稿被南方一家大报侵权,此稿是对方从华西的网络单位--长沙晚报上转载的。起诉后,对方软了,同意赔偿七、八千元。所以,作者要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权益,华西愿意作你们的坚强后盾!

  五、关于采访线索,作者之间已交流了不少。根据我对特稿部记者的要求,线索网络要对发生和接触矛盾较多的点和条线撒开网:一是从公检法机关寻觅线索,这里的线索都牵扯到人和事,矛盾激化了,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解决;二是从律师事务所、妇联、医院、婚介所、纪委、信访办等部门和单位寻找,这里涉及人和事的矛盾正在发生,正在寻求解决;三是从熟人朋友处和新闻线人处寻觅线索;四是从媒体上寻求线索,报纸和电视及网络发表的小消息中往往有富矿可采。

  线索网络的建立、作者自己要花精力和时间,要有一定的投入。如对公检法机关,有的单位对办案人员和搞报道宣传的人下有一定的指标,一年要在哪一级媒体发表多少稿件。笼络对方与自己合作,可由对方提供线索,自己采写,必要时发表作品也署上对方的姓名,或再适当付一点线索采访费。还有的,可以与对方论稿酬分成。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,让对方无偿提出供线索已不现实,华西对新闻线索人提供的新闻线索,一旦发表都有要给对方付酬。所以,要寻求好的线索,必须要有一定的投入。要寻找更多的采访线索,有必要自建一个线索网络。

  六、关于选题。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前进。特稿反映的人和事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。高明的作者往往在采访回来后,不马上动笔,先想清楚--我采写的这篇特稿要表现什么,主题是什么?这个主题是否与时俱进?是否最能反映时代的特征?要把采写的人和事放在时代背景下来思考思索。同样是婚恋题材。80年代没有网恋,90年代末期有了网恋,当时是新题材,现在来看,网恋题材也不新了。但网恋题材也有一个选取新视角的问题。华西特稿每天编发现代人发生的新闻故事,题材难免有重复。如果不用全新的角度来写作,就会使读者感到题材陈旧、主题雷同,毫无新意,阅读厌倦。创新,不仅是对题材而言,主题也要创新。

  七、关于重稿。华西及网络单位拥有一个庞大的读者群,订报的人有四、五百万,阅读的人有上千万,我们对重稿问题十分重视,这不仅牵涉到报社自身的利益,也牵涉到网络单位的利益,所以,我们要求作者一稿一投。对于出现的重稿我们也要具体分析:如最近"编采交流"上反映有几篇稿件是重稿。首先,我们希望反映情况者能提出具体的线索(如刊发的报刊、期数、时间、作者等),不清楚的,我们先要自查,摸清情况;其次,与当事作者交流,了解作者是否一稿多投?如对方是一稿多投,又的确是重稿,要扣罚作者一半稿费;如果是其他作者所写同一题材,写法,署名都不一样,不会扣罚作者稿费。其三,同类题材撞车,我们也不会扣罚作者稿费,因为责任不在作者。

  所以,刘郎采写的清华贫困大学生的特稿,其它报纸只发了消息,我们编发的是特稿,没有扣罚刘郎稿费;方亮发的高工妻被窃听的特稿,其它报纸也发了,但不是方亮所写,也不会扣罚方亮稿费。但我们以后编发稿件就要注意,一个"吃香"的特稿,可能会引起多家媒体争抢,我们就要尽快编发,以免出现重稿。

  八、关于合作采访,"编采交流"上发表意见很多。我的意见是:只要作者双方之间愿意合作,我们可以促成。比如:一作者抓的题材很好,但写不到位,我们可以建议该作者与另一高手作者合作,稿酬一人一半,且要双方同意。如一方不同意,我们就不强求。总之,要双方自愿。自愿是基础,利益是关键。

  九、关于近期稿件质量。作者和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,对我们的小小进步也给予充分肯定。我们还得加倍努力,不敢懈怠。同时,对大家提出的批评意见,包括刘郎提出的"缺憾"--有的特稿缺少文采,还不是太"特";标题失之于直白,还不十分抢眼,我们虚心接受,大家的意见有待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改进。

  十、关于为特稿作者出版丛书的问题。我以前曾有这个设想,也与一些重点作者交流过。但这个设想真要实现,需要一定的财力。我以前想,等华西特稿网络发展了,财力雄厚了,就可以操作这件事。但目前,我接手后,网络单位支付的网络费用已在2000年的基础上下滑了许多。我眼下首先是要把特稿的质量弄上去,才可能增加网络单位,增加网络创收。先解决了"透支"问题,才谈得上"出书"问题。

  最后,对新老作者在这座"庄园"的心勤劳作表示衷心的感谢!

相关热词搜索: 新老 作者

上一篇:谈谈重稿问题
下一篇:答复作者的若干问题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