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主编之窗 > 正文

答坐家,突破还是歧途?

首先,感谢你对我的立论提出质疑:你担心新闻特稿文学包装之说,会将作者和读者引入歧途……

  你的担心,也可能正是我的担心。我担心有人会断章取义片面理解"文学包装"之说,把文学当成一个筐,什么假冒伪劣的东西都可以往里装,把新闻特稿写成文学作品。这样的话,这些发水掺假的"新闻特稿"一旦面世,不仅违背了新闻的规律。而且的确就走上了歧途……

  我再重申一下:我强调新闻特稿可以运用文学手段来包装,并不是说新闻特稿不按新闻规律办事,可以像文学一样,允许虚构,可以编造创作……

  关于这一点,我在两篇谈新闻特稿真实性问题:“从《疯娘》谈新闻的真实性”,“从《疯娘》谈新闻特稿的‘虚’与‘实’中已说过……

  我反复说明,作者运用文学艺术手段包装“制作”新闻特稿,不能脱离新闻真实性的轨迹……

  新闻事实是新闻特稿的内容,文学包装是形式,这种形式是可以为新闻特稿的内容服务的。借鉴文学表现的形式,通讯里有,报告文学里有,新闻特写里也有,为什么新闻特稿不能借鉴?比如小说的结构,包括我谈的“悬念法”,以前是章回小说经常运用的创作手法,用在新闻特稿里,整篇新闻特稿都是真实的事实,难道用了小说的“悬念法”会改变它新闻的性质?再比如说,小说对人物的描写,场面的描写等艺术手段,如果作者采访之后,要将采访的事实“还原”,运用这种文学手段对人物刻画使其活灵活现,对场景再现使其如临其境,难道也会改变新闻的性质吗?

  说到这里,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也是新闻特稿与文学作品的分水岭:新闻是不允许编造的,是不能去虚构的,是不能去造假的。但生活中发生的,真实的新闻事实,为什么不允许新闻特稿借鉴和运用文学手段把它写得栩栩如生,好看,耐读。难道非要用干巴巴的叙述语言,单一没有变化的倒“金字塔”结构?

  我在80年代中期,曾采访过剑南春酒厂的厂长。他对我说,他们厂出的酒历史悠久,名气很大,是当时全国著名的“五朵金花”之一。但剑南春酒运往深圳却销不出去,原因在哪里?厂长亲自到深圳调查,发现商店、酒楼、宾馆餐厅柜架上摆着不少洋酒,却没有发现自己厂出的“剑南春”。他掏钱买了一瓶“马爹利”亲口品尝,口感并不好。但一问营业员,营业员说该酒销售很不错。他再问营业员,为什么柜架上没有“剑南春”?对方答:这种酒包装太土气,马粪纸的包装,一看就掉档次,摆上去肯定不好销……厂长回厂,立马投资搞了一个包装厂。不久,美酒"剑南春"配上了精美的外包装。产品不仅畅销深圳,还销往了国外……

  举这个例是想说明:新闻特稿,它的内容始终是真实的新闻事实,(包括情节和细节,都是生活中发生的,真实的,)不容改变。如果要虚构,要用杜撰的情节和细节改变它真实的内容,它就已经不是新闻特稿了。犹如剑南春酒一样,瓶子里始终装的是好酒。但好酒卖不出去,不被消费者认同,仅仅是因力包装太土气。改变了包装,好酒的内容没有变;但包装变了,好酒就畅销了。但谁要将剑南春渗水,或用别的低档酒以次充好,再用好的包装包裹它,它只能是假冒伪劣的东西,而不是货真价实的“剑南春”。假货上市,坑蒙拐骗,势必会被人唾弃,会被执法部门打击。

  热爱新闻事业的作者和朋友,请记住凌寒的那句格言:“因为热爱,所以我才不会忽视真实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致坐家,再谈新闻特稿的“特”
下一篇:剖析新闻特稿的结构之一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