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主编之窗 > 正文

从《疯娘》谈新闻特稿的真实性

《疯娘》上“编采交流”,引来众人评议。我的看法:这不是一篇新闻特稿。如果有人要将《疯娘》纳入特稿范畴,我看,它是一篇虚假的特稿。

  首先,新闻特稿要具备新闻的五要素:而且这五个要素必须要清楚,不能模糊。这篇《疯娘》的第一人称“我”——湖北大学2003年9月刚入学的大学生。请问:他是哪个系的?作品中没有详说。发生地点:湖北恩施洲。请问:是哪个县哪个乡哪个村的,没有。疯娘和儿子姓名?也没有。这几个要素都不清楚,你相信疯娘是真人真事吗?

  其次,感人的细节经不起推敲:儿子还是婴儿,疯娘就被赶出门。5年回家后疯娘居然能从一群小伙伴中找出自己的儿子,真实吗?可信吗?

  其三,尽管《疯娘》有不少感人的情节和细节,故事编得很“圆”,但仔细分析,正因为“自圆自说”很完美,就不难看出作者合理想象,虚构创作的痕迹……

  从分析《疯娘》这篇作品,我们引出一个编者和作者、读者共同要面对的问题--新闻特稿的真实性。

  真实性是新闻特稿的生命。请注意“生命”这两个关键字。如果报刊刊发的特稿不是真实的,或者局部不是真实的,读者不如去看小说、散文、电视剧、电影,或者去看《故事会》之类的刊物,干吗去看新闻特稿呢?报刊社干吗出高价买新闻特稿呢?报刊不如刊登编的故事,创作的文学作品,标明是文学作品,这样,读者也不会骂你骗人。报刊也可按文学作品的价格开稿费,犯不着用高价去买新闻特稿。

  所以,从报刊开发和大量刊登新闻特稿的愿望出发,从读者每天阅读新闻特稿的市场出发,从报刊社对读者讲诚信的角度出发,新闻特稿市场是绝对不允许虚假的“产品”存在。否则,“一粒老鼠屎,会打坏一锅汤”。

  新闻消息,出现了虚假,叫假新闻,新闻特稿出现虚假,也是假新闻。君不见,每年评选出的全国十大假新闻中,不就有虚假的特稿吗?!

  本部成立以来,以刊登真实的新闻特稿为已任,一直对造假特稿深恶痛绝。长期与假新闻、造假者进行斗争。2000年前后,本部曾揭露过甘肃一作者(曾在本报刊发过特稿)造假特稿的丑闻,并以新闻特稿形式刊发,还与当地政法机关联系,调查处理该作者……对别的媒体刊发的假新闻,我们也曾通过本报刊发的几篇特稿予以揭露。我们还先后“封杀”过几个特稿造假“高手”。有“本地”的,也有“外地”的……

  从本部每天收到的稿件中,至今仍然还发现有一些“造假者”在为本报提供特稿。说到这里,又引出一个话题:我们如何面对新老作者?

  在一般情况下,只要不是造假的作者,他送来的特稿,我们的选择是:按质论价,择优录取。

  但在使用和编发稿件上,我们对待新老作者也有一定区别。一般来说,我们对老作者的“产品”“出厂”比较放心。毕竟他们与本报已打了几年交道,每年刊发的稿件不少于5篇以上,几年时间,已在本报发表了几十篇或上百篇特稿。每一篇特稿刊发,既是对报社的检验,也是对作者的考验--这篇特稿是否真实?是否导向正确?是否读者喜欢?是否重稿……这一切,都要通过读者市场来检验。

  如果老作者的一篇特稿“出厂”后发现有虚假成分,我们对这个老作者就会另眼看待:他的“产品”再“出厂”时,要吗,我们要层层加强把关。要吗,不再让他的“产品”“出厂”。这里面有一个编辑部对老作者的“诚信”问题。对方“产品”出现质量问题,我们要作具本分析。如果对方是故意的,他已不再讲“诚信”,我们还信他吗?不会。如果是老作者因采访不深入而引起的“失实”,我们就要与对方一起总结经验教训,对方对此作出了深刻检讨,有诚意去改正自己的失误,并保证在今后杜绝重犯。我们要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。如果对方不是诚心诚意,我们不再与对方合作。

  我们与新作者打交道,顾虑难免多一点。毕竟,我们对新作者人品和写稿情况不甚了解。所以新作者一篇稿件被编者选中,刊发前,我们总会与新作者联系,也会作一些调查了解…..

  一是考察新作者的背景情况:作者单位,采写特稿发特稿情况,是否有采写特稿题材的方便,是否有编造特稿之嫌……

  二是从稿件考察作品的真实性:新闻几要素,采访情况,当事人情况,作品中情节与细节有无破绽,有无编造的痕迹……

  三是必要时,要求新作者提供该特稿真实性的证据,以备考察;并从外围了解新作者的人品及该篇特稿情况……

  尽管这样做,我们也感觉太累,但,我们肩负着为上千万读者生产“特稿商品”,绝不敢把“假冒伪劣”的东西放出笼欺骗“消费者”。

  所以,尽管《疯娘》有人看好,但我们用新闻特稿的标准衡量,绝不会发这样的作品。

相关热词搜索:疯娘 新闻 特稿

上一篇:点评二月份特稿
下一篇:谈谈重稿问题

分享到: 收藏